fanke
fanke chengpin fankewang凡客诚品 凡客服饰 凡客诚品网 凡客v 凡客购物 凡客成品 凡客网 凡客诚

凡客新年新品特价

Posted: January 25th, 2016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Comments Off on 凡客新年新品特价

近几年来,尤其是这两年里,想到人近不惑,想到惨淡经营的这一场人生,凡客新年新品特价,尤其想到我那遥不可及的一人一背包的远游梦想,心里总戚戚然,惶惶不可终日。

去年(也或许可能是前年),从校图书室借来几本小说(借出的时候是抱着必读的想法的),在家放的这许多时间里,早已将它们置之脑后。上学期末,校图书室的老师催促我‘还有几本书没归还’,回家翻出它们时,拍拍上面落得略厚的灰,脸都微微有些泛红。归还时,被其中一本书灰黑的封皮和书名所吸引,略略看了看简介。这一看,就对憾生产生好奇,被作者书写的文字格式所吸引,于是又决定将其借出来。凡客新年新品特价,这次,专门将它放在床头,等有时间时便可以随手拿起。
终于,政治学习结束了,终于家访也结束了,辗转看到校长‘可以在家待命’的通知。
于是,在十几年以后,怀着怯怯的心思,无比郑重的翻开了曾爱不释手却又能舍弃这许多年的真正意义上的书本。

我想书名《憾生》应该有两重意义在里面。期初,仅仅理解为是女主的名字——莫憾生,书中对其有‘解释’——莫憾平生意。语意是我喜欢的,以为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在度娘搜索了很久都没找到出处,估计就是作者赋予‘憾生’的含义了——莫憾平生意。读者各自领会其意,我想会更有其意义。

读书没有一目十行的功力,偶尔还会受杂念所致从书中抽离出窍。凡客新年新品特价,或许是久未读书(给自己找的理由,其实是因为功底不够)不能理解到位的地方还会反复反复的阅读,读得很慢很慢,薄薄的一本书读了四天。今天,抹了一把泪,掐了一把鼻涕,长长舒了一口气。

好吧,说这么多,其实是因为写不出读后感,无法述说对憾生一词更深刻的理解
我想,我会更平和一些吧


fanke好不好

Posted: August 11th,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fanke好不好. 这是我产后的第一份工作,也因为在家休了2年半被对方拼命降薪资,起初我是真的不在乎,我想努力工作上司会看得到的,不说得到相应的报酬至少也能给我加一点点吧。对方给我的试用期是3个月,视情况可酌情调为2个月,最后我是1个月10天过了试用期,这算是对我个人能力及工作态度的认可吧!我就这么激励自己去拼搏,可当我对公司的情况了解多一点的时候就开始失去了激情,真的没了动力,3K不到的薪酬在广州真的很难生存,倘若不是兔爸给了我一个家,我想我也只能跟其他同事一样住员工宿舍,每个月支付50元的住宿费。兔爸说他不在意我的收入,反正不指望我养家干啥的,但是我想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我以为主要我稍稍努力薪酬可以谈的,慢慢地我才明白薪资比我低的人还大有人在,所以我被提薪的系数也大不到哪去,我该考虑一下这个低薪酬每天足足工作8小时、周末还是单双休的工作是否值得去做。我问我的直接上司为何她会在这呆上8年,她说离家近所以就这么呆着了。其实我也知道她的薪酬也不高,她个人能力我还是觉得不错。时常问及兔爸就算我肯干爬上了我阿头的位置也就那么几个小钱,为何我阿头就愿意在这呆着,兔爸说温水煮青蛙它就是不跳动···我不想当温水里的青蛙,我得jump

fanke好不好.今天发生一件事情让我坚定了jump的决心,说来其实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也很让人心凉,食堂换了一个承包商,饭菜不怎么样我们几个被看作“挑剔”的人都选择自己带便当,到食堂用微波炉加热,结果食堂老板今天把微波炉给藏起来了(昨天就把电源拔了,在我们的嘀咕声中勉强让我们加热了饭菜),碰到食堂老板在那上网,我们就问微波炉的事情,被告知在后面一间小屋子里,结果去找的时候被打太极了······我和Shirley只好回到办公楼去3楼看有没有可能让我们加热(3楼一间培训室有一个微波炉,不过一个叫SY的人说那微波炉是他个人跟老板申请买的,所以平时都不让我们在那加热饭菜,当然跟他要好的人就另当别论),上了3楼发现铁将军在把门,当时的心情真不知道怎么描述,只好回到办公室,结果有同事告诉我们财务的ZXH刚刚有在3楼加热,估计3楼的钥匙在ZXH那,我和Shirley只好拎着饭去1楼找ZXH要钥匙,气人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死女人说她有钥匙不过她也是从别人那里拿过来的,需要征求别人的意见才行,搞得我跟Shirley似乎像贼一样,那个鸟人还要说什么我不是不相信你们·······不就一个破微波炉也就值那么点钱,用得着那样么,我还真没有这么可怜巴巴过


今晚买凡客的衣服

Posted: August 11th,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今晚买凡客的衣服,今晚打日记真不顺利啊!最初用新买的三星“笔记本”打了三回白天的日记,回回出错,我一赌气该用老电脑啦!但时间不在啦,只能说个三言两语吧:上午总算买到手一万元国债,利率是5.0%。后来老伴打电话给我说:“电脑城的女老板。说有给你找到一条“老内存条”让你去拿。”说来也巧我正好想去电脑城呐!首先是再次找本城三星售货服务部,看看能不能解决S note的复制问题?还想再买一只“电容笔”和荧屏清洁剂。结果闹了一个“骑驴找驴的笑话”。原本我写的标题就是“骑驴找驴”第二次又写“骑驴找驴的笑话”,第三次又改写成“事不过三”(是因为电脑出问题所导致的错误),最后过了三。我才又用老坐机电脑写这“三言两语”。那就不多说啦,学着言简意赅吧:
先到电脑城花了18元买了一只两用“电容笔”原装三星电容笔很贵,且还没有买到。后来到三星售后服务店,请教问题时,顺便问了一下你们专卖店有没有三星专用电容笔卖?人家笑着说,你的笔不是还有嘛,怎么还要再买一只吗?她顺手从平板上抽了出来!啊!昨天我可是到处找了一整天也不见踪影呀!原来它却藏在平板的边上,这真叫我哭笑不得啊!真实版的“骑驴找驴”!还有当我说前次买的“清洁剂”不好用,再买一瓶好用的时,人家当场给我擦拭表演,确实很好用,原来我的方法不对,当喷出清洁剂后应当用软棉布再擦拭,不能用纸巾擦拭。虽然走了弯路和闹了笑话,但还省了钱和学到了点知识。


fanke.com不错呢

Posted: August 2nd,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弟乖很多了fanke.com。一直以为他是吃不下苦,不能把一份工作很好的做很久的。可是,我小看他了,真小看他了。人家不但做了,还坚持做了快一年了。从清洁开始,一再加薪加岗,到现在的小领导。这点,真比我强!
可是人家老板有意继续升他职,却因为他性格柔软担心不能很好地胜任而一再批评他给他压力希望他成长。结果弟受不了了,几次三番地想辞职。不过,弟还是乖的,不会像我这样自作主张,作了主张后就立马付诸行动了!而是会和我这个姐说道说道。我自然又是一节课上下来,好了,通了,乖了,稳了..
弟问我如何管人?我大概七七八八说一通,其实我也没多少经验,我也是喜欢被人管的嘛,乐得轻松。去看弟时,有几次看到他在讲人家,还是挺有范儿的嘛。但他就是说他不会管人,宁可自己把所有事情做了,天天加班手都起茧也不想去说别人。有一次还碰到他带新入职的两个孩子一起吃饭,吃毕,饭钱一并付了,那两孩子略微地推脱一下,弟说:没事儿,以后你们好好工作就好。是我,不会这样做的。后来和弟说起这事儿,弟说:他是那里面工作最久的,工资也是最高的一个。呵呵,2K的工资,已经是很高了..
可是,他又是怎么对自己的?他经理的老婆对我说:你弟可省了,很会过日子的。那段时间,时不时过去看他,我都看到了。有些心疼。是的,弟真的变了。以前的以前,他那张嘴,就是猪嘴,最爱吃了!还总是吃最好的!所以肥成那样。现在省成这样,不是为减肥–减也减不下来。我知道,他是想着省钱了。并且,看我有时花钱大方了,还会质疑我,责备我两句呢..
一家人,似乎都这德行。除了母亲爱占些小便宜。都没有什么坏心眼儿..

圆规正转。弟说了两次要过来这边玩儿,说是老板给他一周的连休假,我问为什么老板对你这么好了?他说大概是因为他说了几次想要辞职吧,老板一再的推,一个月又一个月的,这次又说让做到过年。所以老板让他出来走走放松放松心情。所以他说想来看看我,说是要来吃好吃的小吃,说是趁年轻不走怕以后没机会..
可是,可是,我一次又一次给回了。都是时间不对。要么借口假不好调,要么说是天气太热。唉,能够说走就走,说来就来,多好哇?!我会尽快把假给你弄出来!带你好好玩两天!尽快尽快!

听他电话里对我说“照顾好自己身体”时,感觉就又不一样了。这就是亲人。这就是血浓于水。打过,骂过,甚至想要放弃过。可终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相亲相爱。相亲相爱一家人呗,打断骨头连着筋哪!

然后,今晚穿越星男也要和我要假。我有些意外,来得有些快。我以为会不了了之的。可是,他相信了我,他高看了我。他是冲着婚姻去的。而我真的还没调整好呢。
呵呵,他也是一个敏感善思又脆弱的家伙。我这样的人,可是很容易放弃的哦。


凡客诚品的感觉

Posted: August 2nd,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今天其实是忙了一整天,穿着凡客诚品高跟鞋东奔西走,且又下着雨,再则回到展厅整理出方案,文件,当停下手中的事时虽然忙着,却又觉得空乏。总觉得心中空缺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累的原因,才会有这样精神恍惚的状态。其实我今天傍晚在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而工作内容是还没有完全做完,但我还是又偷懒的扶手在椅子上睡着了。 更要命的是,在我每天都如此疲惫时,家中还滞留了一位难伺候的主,那就是我的堂弟,每天我都要生他一回气!因为;每当我一天忙碌之后回到家,他总是要挑战我的忍耐的极限,每当我忍不下去时,就会开始怒火中烧。 其实我也能理解,毕竟是叔叔的独生子,又是我们家族中排行最小的,所以大家都宠着,难免会有些矫情,蛮横,也因为他年纪还小、所以还不太懂事、也不太能理解我们每天的辛勤。 所以他们现在是沉醉在幸福中不太明理的宝,正因为这样,所以身上也慢慢滋生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毛病,也许他心里现在也渐渐的在理解明白,只是我们是他最亲近的人儿,不想这么落魄直面承认而已,因为以前的我就有这样的心里。 期待他的蜕变,希望他能快快成长,快快懂事。 平常觉得自己脾气超好,可真要开始与人零距离相处时,才发现我是如此暴躁,在此之前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是那种;慈眉善目的模样,逮谁就会对谁好,


我在你身后fanke.com

Posted: July 19th,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看到这句话 fanke.com在一个桌球群里,我不知道写的人是怎只是很羡慕之所以羡慕是因为自己总是很难做到

人们说人的一生一定要做两件事才不枉此生

一次说走就走了旅行 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

这么说来 我是注定要白活了

我没有办法跟她走 也没有办法爱fanke.com她如她一般爱我


盛开是凋谢的开始凡客连衣裙清仓

Posted: July 16th, 2013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指望一件事的时候 你最好凡客连衣裙清仓趁早考虑好不成功以后的退路

指望一个人的时候 少放点期待就可以

最近对人的话题敏感得像个愤青

好吧 愤怒男中年来得更贴切一些

 

就像长颈鹿的进化是因为脖子更长能凡客连衣裙清仓吃到更多食物的才生存了下来

而对于人类 残暴且更有侵略性的族类才得以延续

我们想得到的有太多太多 这就是我一直认为人类灭绝了也不可惜的地方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阿凡达的故事能大受欢迎的原因

当然 电影大卖是因为3D 我说的是小说

 

让我继续愤怒一阵子吧

PS:最近在看《双凡客连衣裙清仓面法医》,值得推荐


凡客

Posted: August 15th, 2012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看同事空间转存的凡客日志,想起自己最近的日记。
还真受五项管理的影响了,收纳总结计划。
多且杂,长长的臭臭的。裹脚布。
撤掉。扯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空回头观望。
就算观望,也没有什么美丽。
全都是自己身体里小妖精们瞬间的跳跃着的神叨叨的心情。
要尽量不再这么神叨叨了!
太神经,太敏感。太悲观。
复杂。乱。

工作时间,再不能让心到处闲逛凡客游荡了!误事儿!
大小事儿,都不能因为我的主观原因而出幺蛾子。
专心致志的工作,现在不同于以前了。不能再悠悠然了。
把一些不好的习惯和念头像治蟑螂一样,药控!
不管这条生命的路还有多长,不知道明天阳光会不会出现,我都得珍惜每一个今天。

还有五个月。要给自己一个答复。要给母亲一个惊喜。
要拿出一个可喜的成绩,哪怕只是给帮助支持我的人一个欣慰的微笑。

有可能辜负自己,可以辜负自己。
但不能辜负真心希望我好并帮助过我的人。
比如海同学,比如小三儿。

坚持,工作需要坚持。这条漫长的人生路,需要坚持。

如果这是欺骗,那就让我呆下去,傻下去。生活需要这样子。

但是,偶尔,我还是会放纵自己的。这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

喔,又是斯卡布罗集市。呵呵,没有那么悲凉了。

看到旧城群主又发起新活动通知,我心,一个酸,二个酸!馋!
新城市,新群体,你们的活动,凡客我得要多久才能再次如鱼得水?

昨天回来,路过草坪,居然闻到久违的青草的清香!不由狠狠多吸了几下鼻子!想起了学校时在修过草坪后,我拉同桌在那几块小地间贪婪不前的傻样!

看吧,又任由思绪飘扬!
好吧,进行下一个曲目。

补充时间,我看到了写日记页面的话:
人总是要有些坚持的。

我有很多坚持。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凡客凉鞋

Posted: July 28th, 2012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我们各抒己见,争得说话声音也抬高了八度。

“我每天朝九晚六上班,双休,也很少加班,完全能照顾凡客凉鞋家庭的饮食起居和孩子,我怎么就让你感觉到工作上花得精力太多了而忽略了家庭?这些年,你是洗过一个碗还是做过一次饭,还是给孩子洗过一次尿布冲过一次奶粉?你几乎都没有做,而是我做的,同样我还是在上班,为什么我越努力,你对我要求越高?我到底哪点不对了?”我气愤得百思不得其解。

“没错,你做得很好,也非常优秀!这五六年来,你很努力的充电、工作,你在事业上成长得很快,不瞒你说,我很佩服你的坚持,也经常在我的生意圈子里提及你,在教育我公司的员工时,我也习惯拿你当典范,但是,我们俩组成的是一个家庭,分工轻重会有不同,这是现实,我只是希望你能把重心转移到家庭,而不是事业,可是当我看到你在工作上越努力,我就知道你的价值观迟早会随着你事业的攀升而发生变化,这样不利于家庭的和谐!我只是提醒一下你两三年后,必须做出选择!而不是现在!”他这种霸道的歪理完全不能说服我。

NND,想找贤妻良母自己找去?当初何必穷追不舍得赖着我?才多大点能耐就跟我提两三年后的条件?再说了,我并没觉得自己忽视家庭,目前只是没有个安稳的住所而暂时无法实现全天候与孩子在一起而已,难道这些都要怪罪我吗?我越想越气,激动地哭了起来,一哭,咳嗽又加重了,他马上用胳膊肘儿拐了一下我问“要不要喝点热水?”

我死劲地用胳膊肘儿把他拐回去了,恨恨地说“不用!”起身走出了房间,要喝水我自己倒去,你倒的水本姑娘还不喝!

我搬了把小凳子坐到阳台上,凡客凉鞋越来越委屈,不住地抽泣,他慌着跟到了阳台上蹲在我面前摇了摇我“你看你真没出息,我是在跟你沟通,你哭什么呀?”我火冒三丈“你这霸道的语气像是沟通吗?有这样沟通的吗?如果我一年能挣三四十万,我凭什么嫁给你?我起码要对一群穷追不舍者进行一番海选吧?”

“我是希望你多花精力教育孩子,让孩子实现我未完成的梦想!”他终于道出了实话,这简直是火上浇油,我咳嗽着恼火地冲他凶道“你没完成的梦想凭什么强加给孩子?我只要孩子健康快乐,我不要她们考什么第一名,过得去就行了!我也不要她们活得太累!”

他说“我希望我的两个闺女都有出息,就必须得累!”

什么逻辑?就这种心态能保证把孩子教育出息?我恼羞成怒道“我不会干‘填鸭式’的教育,再说了,凭我的遗传基因,孩子也不会差,你给我把心咽回肚里去!”

后来,他跟我扯到了马克思主义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据理力争地跟我分析我们的主要矛盾在于我不恳在事业与家庭的比重之间进行调整,而我认为事业与家庭我都会重视,它们并不是一对矛盾体,完全可以努力解决,本姑娘跟他扯到了马斯洛的五大需求层次,人类必须向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奋斗。

不知道这两位远在天堂的伟人得知一对小夫妻在拿他们的理论说服对方时,是否会笑醒?真是太讽刺了!

同时,我也非常地郁闷和困惑:我们本应该随着经济条件凡客凉鞋的好转而开心,可为什么我感觉他霸道的话话让我无法从根本上坦诚地接受?我们的幸福指数难道真的要随着经济能力的上升而下降,导致最后分道扬镳?

这应该都不是我和他想要的结果。

他爱我,我能感知,可是,爱一个人就要剥夺她的梦想吗?爱一个人就要改造成他心目中的理想状态吗?那样是否太自私了?

一直以为自己在婚姻中是幸福的,可如今却也提早出现了“痒”的迹象,只是我们的婚姻才走过了六个年头,没到“七年之痒”呀,这是怎么了?

突然间感觉心累了,我是一个女人,我更渴望得到心灵上的呵护和尊重,其它全乃身外之物!


fanke.com帆布鞋

Posted: July 20th, 2012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昨天星期六,我休息,决定带宝宝去星光贝fanke.com帆布鞋贝拍写真了。

拍写真说了二三个月了,其间由于手足口病的肆虐,不敢带宝随意走动。厂里同事的小宝才三个多月就去拍了,效果不错。于是决定马上去拍了。

去到那儿已经十点半了,服务员说不预约要等的,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轮到我们拍了,其间给小宝吃了粒糖,她呛Z了,吓得我又是拍背又是挖的,吓fanke.com帆布鞋得凡客帆布鞋够呛,后来喝了点开水,给滑了下去,以后给她吃的东西,块一点要小一点,吓S了!

花了五百大洋,整了三套服装。只是十一点是小宝午睡的时间,所以她很不安份,让她坐她偏站,让抬头她低头,当拍到第三套时,已经坚持不下来了,她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只一味的吃手指,哎,只好马马虎虎了事了。

完事后吃了点奶,又在肯德基吃了午餐,叫了个三轮车直达车站,三轮车上小宝就睡Z了,在车站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上了公交车,车子一路填鸭子式的挤满了人,虽然开了空调,热得小宝头发里都掺出水来。这一趟来回竟用了5个小时,小宝也热坏了,我抱得手也麻了,酸S了!

回到家小宝继续睡,到五点多才醒。这一路又是热,又是累,又担心Z手足口病,我到现在还怏怏Z呢。

过一个月拿照片,因为小宝凡客帆布鞋状态不佳,所以估计也不会很好看,但也终于了了一桩心愿了。

等她懂事后再拍一套吧,再来点外景,让她看看自已是怎么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