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ke
fanke chengpin fankewang凡客诚品 凡客服饰 凡客诚品网 凡客v 凡客购物 凡客成品 凡客网 凡客诚

凡客诚品凡客诚品

Posted: November 26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走几步,有一家很大的服装小商品市场。几年没有逛过这样的地方了,今天且逛一把!里面好热,但我很快买到了几样喜欢的东西:一条黑色宽腰,刚好是我的羊毛连衣裙所紧缺的——家里那条虽是配套送的,可一看就是劣质产品,怎么都不敢系上身去。今天这一条,虽然也不贵,但好看。后来在别的摊位买东西时,售货员还夸我的腰带好看。
    在一个小首饰摊位上,买到了一条很别凡客诚品致的毛衣链:其实只是一根深色细珠子串起的链子,有着长长的流苏,在胸前,将链子的两头合起来随便打一个结,垂挂下来……售货员向我推荐的另两条链子也不错,但不让人心动。只有这条,一见钟情。哈哈,最近似乎总是一见钟情。又挑了一对菱形的耳坠,银色,在耳下,发际,若隐若现,闪闪烁烁……
    身上似乎从来没同时有这么多饰品。可这耳坠、链子、腰带同时在身上,一点也不累赘,实在是因为我的裙子和靴子样子简单大方之至,而个子本来又算高挑。于是画龙点睛一般,整个人一下子亮丽、精致了起来。
    走过擦鞋的地方,在夕阳余辉里,让老妈妈将我的长靴细心擦拭。   
    我就这样自信满满,心里美美地


fanke衣服

Posted: November 19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凡客, fanke | No Comments »

fanke衣服离开了工作四年的地方,总会有些不舍,只是是不是人一离开就要这样做呢?
为什么原先说的和最后做的都不一样呢?
我讨厌这样子,虽然最终结果维持原判,但真的很不开心!
是我给你们fanke衣服的感觉太过懦弱的原故吗?不然呢?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明明知道会伤害我的话,是因为我是过去式,他是现在进行式吗?
钱,我是可要可不要,但尊严我是必须要回来的,如果钱是最终决定我尊严的关键物,那我不会放手,因为那是我努力的成果,我不会轻易因为一两句话就放手的,更何况这一次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当初我的意见你不接纳,现在那怕是别人帮我做了任何事


凡客诚品网站

Posted: November 16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凡客诚品 | No Comments »

起不来,又不想跟着旅行社,让紧锣密鼓的一日行程把自己搞得太累,清晨毅然放弃了去香山的安排。凡客诚品网站
    红叶,只要你值得,我总会再来,只要我们有缘,就总会相见。
    一早在宾馆,没下去吃早餐,只吃了昨天留下的鸡翅一只,FERRERO巧克力四枚,薯条若干。写了一篇至今为止公开在年轮的最最赤裸裸的日记——其实已经很含蓄了,即使最最让人喷血的情爱之事,我也习惯于用最温和的文字,最真实地,实事求是地表达,既不省略,也不夸张。
    含蓄,却又真实。真实到可以给当事人看。他看的时候,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是那美美的,如孩子拆看凡客诚品网站礼物般的样子。(应他要求,这篇日记在公开一天后加上了锁。)
    午后,悠闲地享受属于我的时光。
    北京的气候比之杭州,很是干燥,于是多擦了点润肤的,依然是昨天来时的黑灰羊毛连身裙,包裹着臀,显现着腰。棕色宽松长靴,这个秋天不论是杭州还是北京,长靴似乎不如往年流行,但我喜欢这靴的款式。不流行,更好,我可以穿出一道独有的风景。这样的漫步,再拎来时的大包,似乎有点小题大作了,刚好,挎了他刚送我的小包,很是合适。
    走上过街天桥,想起阿杜的歌词:
我把梦撕了一页 不懂明天该怎么写 冷冷的街 冷冷的灯 照著谁
一场雨湿了一夜 你的温柔该怎么给 冷冷的风 冷冷的吹 不停歇
那个人在天桥下 留下等待工作的电话号码 我想问他 多少人打给他
    相隔不远就有天桥,这似乎是北京的一个特色,回想杭州,天桥是很少的。看到就过,从路的这边走到那边,又从那边走到这边……看熙来攘往的人流,有谁,能象我这般悠闲呢?因为我漫无目的。而此刻,匆匆行走的人们,又有几个不是为着谁或为着什么,而步履匆匆呢?


凡客诚品服饰

Posted: November 12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凡客, 凡客服饰 | No Comments »

小凡客诚品服饰蚂蚱死在草根上。”还有一句,就是立秋十八天(后)寸草结仔。真不知她老人家对秋天是喜是忧?后来我长大了,才慢慢了解到,这些原来都是京韵大鼓唱的“鼓词”,大概还是受“黛玉悲秋”段子的影响吧?对于我来说,除了“丹桂飘香的金色十月”还有就是怀念京都香山的红叶啦,更多给我的印象是“多事之秋”啦!不能忘记的是五十年代夏秋之交,由第一代领导人亲自导演的,那场所谓凡客诚品服饰“疾风扫劲草”般的残酷的政治运动,以铲除“毒草”为名(定了六条鉴定标准),但不知伤害了多少无辜的好人啊!破坏了多少美满幸福的家庭!那就是发生在秋天,有道是秋风秋雨愁煞人啊!
  在古诗词中曾有“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啊,秋天的寂寥萧瑟,让人徒生凄凉悲伤之感。正如白居易有诗为证“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的凄清幽怨;还有徐再思的“一声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的悲愁伤感;温庭筠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的孤寂凄苦……秋风萧瑟,秋雨秋风中,到处是枯黄的梧桐树叶在空中盘旋起舞,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漫无目的的漂浮着……
  一时间联想到我们的校园中,那条笔直的从大门通向教学楼的主干道,两旁数十棵法国梧桐,那可是我们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老师们一棵棵亲手栽种的,现如今树高数十余丈(树尖已然高过教工宿舍的六楼),每到夏日来临,树荫下总有小孩和老人在树下乘凉。可有人抱怨说:“城里街道旁不宜栽种“梧桐”,因为到了冬天要落叶。校园内也是一样不要梧桐树才好。”但是当市规划院来给学校设计规划时,当时的校领导,执意要改校门位置,可是被规划局专家“一票否决”了,理由是:“数十棵高大行道树必须保留”,因此校门至今未改。如今这树木仍旧是郁郁葱葱,当一场场秋雨过后,黄叶纷纷落下,有人说,满地树叶难得清扫啊。可我认为一片片金黄的梧桐叶,在校园道路上铺开也算是一道风景吧?以前那些年,每逢全校大扫除之时,总是要铲除“杂草”,如今


凡客成平

Posted: November 8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您穿的六百多的现在才买一百多,您去穿回试试,好便宜啊,都是大号的,是尾货啦。”我听说因为是一百多,才和她去看看。”果然一试,蛮合身,可是一看价格一百九十几呀,原价也只有五百九十几,女儿真会诳我,先把五百的说成六百多,后来将近200的只说一百多,(实际和两百只差几块钱啦!)因为售货员和老伴在傍边也是“敲边鼓”极力让我买下,我也只好接受女儿的这份礼物啦。事情并未到此结束,老伴坐在那里趁女儿去付款时,又让我看另外的几件衣服,也都说好,此时女售货员上前又拿出一件(说是最后一件啦)说不买没关系穿上试试嘛。啊!不试则已,一试售货员就赞不绝口了:“老先生身材真好,又没大肚皮,穿上真的好合身啊。”这话被女儿听见了,二话没说,又让售货员开了这所谓的最后一件。这两件衣服原价都是六百多现在只卖所谓的一百多和两百多,假如不是为了便宜我何尝要买这么多衣服呢?
  女儿今天花了这么多钱,下馆子吃饭我是坚决不去了,但最后她还是买了两盒肯德基做广告的,年轻人喜欢吃的食品。
  我回家的路上中途下车去取改好的衣服,并在那家很不错的牛肉粉店,吃了一大碗清汤细粉,提着女儿的礼物、又吃的饱饱的、高高兴兴的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心中默默地向车内和


凡客服饰

Posted: November 7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凡客诚品 | No Comments »

我常常自信地说,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比如说上网,我能发现《年轮》,并进入了《年轮》,与她结伴为友,亲密相守相依,不觉已经走了6年。就是我的一大幸运!
    版主说,人总是要有些坚持的。这话多经典啊!
    没有坚持,就无法耕种,没有坚持,就没有收获,没有坚持,就无法沉淀,就连花蕾,没有坚持,就不可能有绽放。
    坚持是一种情愫,是一种选择,甚至是一种境界。
    然而何来坚持?能让人坚持的,一定是心中认可、喜爱,恋恋不舍的。
    在《年轮》里,我看到了许多人,都喜欢说,我是年轮人。我是年轮人,这话说得多么自豪!
    冬姐日记里说,她只上年轮,说得很直接。其实,这话说出了许多年友们的心里话,包括我在内。为何这般顺口?
    年轮的独特魅力在于,它淡泊,它真诚,它干净,它不图名利,不随波逐流,试着把她比作一块干净的田园,比作一张纯洁的宣纸,比作一个纯洁的少年,也不为过。
    她总以淡淡无华的面目等待在这个流光溢彩的互联网里,等待着才华横溢的才子们在这上面写出最新最美的文字,而她不随波逐流。她总是以没有分别心的平等宽容,让所有有缘的人们放置心情,释放人生的喜怒哀乐,从不评头评足飞短流长;她总以如山如水的平静温和,如驿站,如绿洲,如雨伞,接纳所有投靠她的人的累累重负,甚至扶平许多人生活中的无奈与创痕,甚至大义大爱地救死扶伤。
    她是家人,接纳你所有的倾诉。她是伙伴,与你分享流岚与星辰。她是朋友,与你一起欢笑和叹息。你起得多早,她就能陪你多早,你睡得多晚,她就能陪你多晚。她是你的良师益友,也是红颜蓝颜知已。风花雪月也好,下里巴人也好,她都让你尽情的挥洒!
    你可以把她当作你的私人品藏,在这里偷偷地写下心里话不为熟悉的人所知。你可以把她当作你的爱人,密密私语不用羞涩。
    她只同情你,怜惜你,鼓励你,抬高你,她对你善解人意,从不给人压力,更不让人伤害你。
    刚进《年轮》不久,就听说一件事:05年,曾有一个人冒充年友骗钱。版主就用智慧的方法,将此人赶走,并将那人绳之于法。
    后来,年友们聚会多了,就听说,年轮很不容易。年轮除了版主晓言用钱注册外,每年都要一些钱维护。但年轮是不赚钱的。都是晓言自己将自己不高的薪水拿出来维持着的。这点,得称赞一下大嫂,大嫂宽宏大量,她愿意让大家开心,自己出钱维护着这一块干净的园地,没有半点怨言。
    据说,维护年轮也不是太难,因为不想从这里赚钱,仅仅是维护的费用而已,有1000个VIP用户支持就行了。何为VIP?就是每年交60元,就是说每个月交5元钱,负担将会大大减轻。一个人支持不容易,大家支持,就宽松了。何况,《年轮》的版主,8年来,默默无闻地建设着这一个令大家畅所欲言的开心网站,从来没有向大家要过钱,或暗示过钱。
    在这里我虽然说这些,但切不要认为有推介之赚,我与版主们并不熟悉,年友们聚会也极少参加。
    据说晓言简单,淡泊,高风亮节。虽然年过半佰,但说起话来还会脸红,含羞,品格十分内敛高洁。
    当我听到这些,回来跟小鱼说,小鱼说,我要交钱,我要支持,我不要让《年轮》办不下去。我得赶快去交钱成为VIP。其实,我早就想把钱交了。就是因为我懒所以迟迟没有行动。说这些,纯属个人想法,看官们不要对号入座。所谓说话自由,请允许我随意说说。其实,我从来都不是多事之人。不过,我真的会尽快去交60元,不是为了成为VIP,而是对自己喜爱的坚持,对自己权利的一种坚持。
    6年多来,常常看到版主更换首页,打出一二行美伦美奂的诗行,甚是感人。今天,又看到首页上有一行“人总是要有些坚持的”。这是对我们的一种鼓励。
    看多少成功人士,就是因为多年坚持而成功。看多少婚姻,也是因为坚持而幸福。我们在《年轮》里坚持,以文字的方式思念,以文字的方式修身,以文字的方式放下,若干年后,相信很多年友们都会上不同的台阶,获得不一样的成功,也许成功的花朵不开在这片文字的田


fanke成品

Posted: November 6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其实在爸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得。
我劝老爸,我俩妹妹明年都大学毕业了,家里基本上没有任何经济负担了。
所以呀,把身体养好,以后我们姐妹三个赚钱养活你们。。
经过我这么一劝,我爸豁达开朗,呵呵。
爸说我比二妹能说,说我精明,其实不然,我二妹其实也很能说的,只是给我这大姐面子。fanke成品
有时候我突然会觉得赚太多的钱能怎样,一家人只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没有什么不好。没有想过要大富大贵,我只要每天都看到爸妈,放假了能带他们出去旅游,偶尔可以买些营养品,晚上可以跟爸妈出去散散步,这些对我来说,真的足够了。。我跟爸说,等我买车了fanke成品开车带你们回老家,爸开心的合不拢嘴,爸,别着急,会有这么一天的,而且不会太久,呵呵。
我一直都靠着自己的努力工作,赚钱。
当我看到自己的努力换取了一笔奖金时,我会很开心,并不是因为有一笔奖金开心,是因为我实现了我自己的人身价值。
有时候工作上也会有不顺心,这个时候其实想开了也没有什么,工作当中这么可能会一帆风顺呢,如果都那么顺这工作做的就没有意思了。本来就是在顺境和逆境中成长。
最近一直在忙一个新项目,如果真的能忙好,明年的收入不会亚于今年。
向来老天都是照顾我的,呵呵,当然我也会很努力的去做。


ifanke

Posted: November 4th,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今天是农历九月九日,是我国传统节日重阳节,又称“重九节”、“茱萸节”,我国是在1989年才将每年的这一天定为“老人节”的。如今,这一天已成为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老年人的节日啦。女儿前几天就说要给我们买礼品,昨天又来电话说,今天还要请我们“下馆子”撮一顿呐。昨晚又来电话跟她老妈约好了,今天上午让我们在大十字“时ifanke代广场”门前等她,她要先给她老妈买件衣服,作为老人节的礼物。
  早晨出发前,突然我变了卦,我对老伴说:“女儿给你买衣服,我不在场还好些,免得我多嘴多舌,惹得大家不高兴。另外我还要到同济堂抓药,又要到大营坡改衣服袖子,到中午我们再电话联系吧,你看好不好?”
  老伴知道我的脾气,她也就依从我了。我先改衣服袖子(女儿给我买的加厚衬衣,大概是出口转内销的,袖子特别长啊。)然后又倒了两次车才到药房,一共花了40元又抓药又买新药罐。刚抓完药女儿电话来了:“老爸您带没带身份证啊?如果有身份证可以凭身份证领老人节纪念品。”我一听有这好事儿,急忙告诉她我带在身上。


凡客成品

Posted: November 2nd,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凡客诚品 | No Comments »

这些硬币都是一分、二分和五分的,每枚标有年份,还标有回收价格。一分硬币值几千元?一时来了兴致,把家里一个放在饮水机旁边的存放零钱的盒子打开,可里面全是一元的硬币,想起家里还放有一包多年未摸过的硬币,好像里面有一分二分的,立即找了出凡客成品来。
    这些硬币都用纸卷着的,是好多年前俺老妈来家里时收拾的,她说留着将来她和父亲垫棺材底用,老家有这个风俗。凡客成品
    于是把纸拆开,打开一包,先是胡乱找有没有值几千元的那种,没找到。再把另两包也打开,按硬币的年份和分值逐个进行摆放,每看一枚都要对照一下电脑,那情形不亚于找金子!终于发现一枚一凡客成品分的硬币值10元,紧接着又发现还有三枚同样的,一阵惊喜,揉揉眼睛使劲找,又有了二枚价值8元的二分硬币!如果这两枚是一分的,就要值一千多元,它怎么就是二分的呢?一阵遗憾,但是热情不减,最终有了更大的惊喜,有三枚二分的硬币价值65元!
    把归类分好的硬币再逐一对照一遍,确认没看错后把这9枚硬币放一边,把其余的再包装起来。
    天啊,这几枚硬币加起来也就两百多元钱,可是若干年后这三枚硬币或许就值上万元呢!
    好像找到了一块宝石,好像我家有了价值不菲的古董!高兴地把这几枚硬币和家里的几块银元放在了一起。
    儿子说奶奶留给他的银元是我家唯一的传家宝,现在这几枚硬币留给儿子,或许也会成会他儿子的宝贝!
    和姨家的几个表兄弟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会谈起我们姥爷的那个小院,谈起姥爷的小院自然就会谈起姥爷家窗台上那永记于我们心中的小小硬币。小时候,我们在姥爷家玩的时候总是对姥爷卧房窗台上放的几枚硬币恋恋不舍,那几枚硬币对我的吸引力无法形容,要不怎么会记忆那么清晰?  
    姥爷窗台上一枚枚小小的硬币也许能买盒火柴,也许能买个鸡蛋,也许能买个冰棍,穷人家的孩子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你拿着看会,我拿着看会,但没有哪一个孩子敢偷拿一枚,这是这些年


fankecom

Posted: November 2nd, 2010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 | No Comments »

每次上街一见到厚的fankecom衣服就会有买的冲动,只有一个念头,想让远在东北的女儿穿得暖暖的。前几天又买了一套保暧内衣,400多元一套,售货员信誓旦旦地说:“这是品牌,绝对保暖,人家登山运动员登珠峰、科考队员去北极都穿这个。”呵呵,我就权且信一回,因为去年在L.L.Bean买的一套登山服确实很保暖,当时售货员也是信誓旦旦地那么说的。
    国庆前给女儿买的一条保暖牛仔裤都还fankecom寄出去,得赶紧给女儿寄出去。我要出外学习几天,就把这光荣的任务交给螃蟹来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