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ke
fanke chengpin fankewang凡客诚品 凡客服饰 凡客诚品网 凡客v 凡客购物 凡客成品 凡客网 凡客诚

fanke有孕婴用品店

Posted: June 30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孕婴用品店的工作辞了。因为上次的HR面试成功了。

今天上班了。各方面都比较满意。

上班有点远,是坐厂车的。

煊宝是上周一公婆带来的。来了虽然好玩,但烦恼的事情也很多。

一是花钱像流水。二是在带煊宝的问题上和婆婆的意见不一。决定这周让他们回去了。回去看不见了也就算了。爱怎么带怎么带吧。反正L也长这么大,也不比谁差。

我当着姑子和L的面和公婆说了,以后煊上学前的事我一律不管了,你们爱怎么弄怎么弄去。反正我说了要么没人听,要么有矛盾。

但是上学了,请你们别发表意见了,归我管。你们现在惯他,等于他以后有罪受,你们看着办。

我向老公说,从此以后给煊买什么吃什么,我是一律不管了。你要买你自己选自己掏钱买。

我买了牙胶,我问怎么没带来,婆婆说他不啃咬不带来放家里。可来了这没玩具给他一枝笔,又说给他什么什么往嘴里送。

唉,做什么都要被指挥,真是要疯了。晾个衣服吧,要说怎么晾。放个洗澡水吧,要看水温,说我放的凉了或是热了。冲个奶粉吧,你那边水正在倒,她就在喊好了好了。我不是看着刻度呢么。

头发那么长,我要剃不让。说是小孩农历五月不能给剃头,出了五月才能剃。想移张床,说五月不能搬家。

这边给穿衣服,那边在喊弯手臂。真是烦S了,我不知道么。不弯怎么穿。

让宝宝趴着玩会,说累得慌,不让趴,一翻过去就再翻正,除非宝宝自己哭了非要趴着才让趴。


fanke。com网站

Posted: June 30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如果你身边www。fanke。com也有这样的人该多好。(幻想下) ~~
 你离开了,我也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坚持,生活一片迷茫,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感。不只是今生,无论我走到哪里,忘不掉的人就只有他一个而已,没人知道我有多爱他,光是想着他就足以让我泪流不止。
   6月3日那天,他出去了一整天,晚上还独自一个人和他朋友出去玩喝酒了,让我等到了凌晨12点半。本来他告诉我说晚上不回来睡的,可我不知道他是故意气我还是真的这样想法,我当时听了很失落。心想:刚认识他不到两个月,如果他今晚真的不回来睡,我的选择就是分手。忍住自己的情绪,在等着他回来,这种感觉突然让我回想起以前在等周培的那种失落感觉似的,很怕~!到了12点半时,他喝了一脸红通通的回来了,嘴巴里还花言巧语的说:老婆,我想你了,舍不得你独守空房。”看到他这装B的样子,真是又气又乐的。见到他回来,我内心突然浮现了一种幸福感,希望他不像周培那样。


凡客的商品种类又增加了

Posted: June 28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上周五的下午,丫头他们就没有上课了,因为中招考试要用她们的教室,下午清理考场。作业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做完了,一个下午不是跟小区里的孩子玩就是跟她弟弟玩,特开心。周六她的同学来了,自然是玩的乐不思蜀。周日下午跟我一起去逛街。
    也就是说考试之前的这三天,丫头连书都没翻一下。
    记得以前要考试的时候,丫头总是在我面前说她好害怕,怕考不好,晚上睡觉也是不停地唠叨,怕考试的时候做不完,怕考不好老师批评她,等等。这次考试丫头什么也没说了,之前的时候总是说自从那次参加了抽考之后,再也不怕考试了,就是怕发卷子,大概是紧张地等待着分数吧。
    今天早上送丫头上学的时候,丫头像没事似的,书包也没带,拿了个袋子,装了一点东西,好像很潇洒地走进了学校。中午木头下班回来了,说看到有些大孩子都已经回来了,丫头也快回来了,可是等了好久,还是不见丫头回来,之后回来了,问她怎么这么晚,她说在路上玩。问她考试题目难不难,她 说一点都不难。呵呵,不难就好,有自信就好。
    吃饭的时候,问她考试的作文是什么,她说作文题目是:我真……问她填的是什么,她不说,问她给的那些备选,她就说了一些,我和木头同时说:你写的是我真后悔。丫头:你们俩怎么都猜得这么准?呵呵,也不看看是谁,难能猜不出来她写的是什么。又问她怎么写的,她又说忘了,那神情,那语气,根本就不想跟我们多说呢。
    不跟我们说那就算了吧,反正以后卷子也会发回来,那时候再看吧。之后木头又问了一些她写作文的时候需要注意的问题都注意到了没有,她都做到位了,那就不错了。吃了饭,问她睡会午觉不,她说当然要睡了,而且还要我抱着她睡呢。但是之后她又改了主意,说她自己睡,那就随她好了。
    下午更是轻松了,袋子也不带了,就拿了一些文具,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学校。木头下班回来了,说丫头怎么还没回来,人家都回来了。我说他们就在前面上学,很近,自然回来的早了,丫头她们考完了都五点半了,再走回来,应该是快六点了吧。之后丫头回来了,连门都不进,把东西放在家里就下楼跟那些孩子玩去了,一直到喊她回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她自己就说她数学考不了一百分了,问她怎么知道,她说她有一道题做错了,就问她题目是怎么说的,她说题目是:有一个公因数1的两个数是互质数。我:这句话不对。丫头:我知道,我没看清楚,所以把这句话打了个对号。应该是只有一个公因数1的两个数是互质数。我:不就是移到判断题嘛,错了就错了,以后知道了不就行了嘛,不用这么纠结。丫头:许颖全做对了,她可以考一百分。木头:不要老想做总是做第一,老是第一多累呀。偶尔的时候做做第二或者第三也很不错的。丫头还是不能释然。
    虽然丫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吃过了饭之后,她还是去楼下玩去了,我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下去了,但是丫头却要回来,很是不高兴的样子,问她怎么了,她说没怎么,就是不想玩了,想回家。我想她可能还是觉得没有全部做对心里有些不高兴吧。哎,这个小丫头,干嘛这么纠结呀?好不容易放假了,还不开开心心地玩,这样给自己找不自在。
最近更累了。


凡客的商品种类又增加了

Posted: June 28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上周五的下午,丫头他们就没有上课了,因为中招考试要用她们的教室,下午清理考场。作业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做完了,一个下午不是跟小区里的孩子玩就是跟她弟弟玩,特开心。周六她的同学来了,自然是玩的乐不思蜀。周日下午跟我一起去逛街。
    也就是说考试之前的这三天,丫头连书都没翻一下。
    记得以前要考试的时候,丫头总是在我面前说她好害怕,怕考不好,晚上睡觉也是不停地唠叨,怕考试的时候做不完,怕考不好老师批评她,等等。这次考试丫头什么也没说了,之前的时候总是说自从那次参加了抽考之后,再也不怕考试了,就是怕发卷子,大概是紧张地等待着分数吧。
    今天早上送丫头上学的时候,丫头像没事似的,书包也没带,拿了个袋子,装了一点东西,好像很潇洒地走进了学校。中午木头下班回来了,说看到有些大孩子都已经回来了,丫头也快回来了,可是等了好久,还是不见丫头回来,之后回来了,问她怎么这么晚,她说在路上玩。问她考试题目难不难,她 说一点都不难。呵呵,不难就好,有自信就好。
    吃饭的时候,问她考试的作文是什么,她说作文题目是:我真……问她填的是什么,她不说,问她给的那些备选,她就说了一些,我和木头同时说:你写的是我真后悔。丫头:你们俩怎么都猜得这么准?呵呵,也不看看是谁,难能猜不出来她写的是什么。又问她怎么写的,她又说忘了,那神情,那语气,根本就不想跟我们多说呢。
    不跟我们说那就算了吧,反正以后卷子也会发回来,那时候再看吧。之后木头又问了一些她写作文的时候需要注意的问题都注意到了没有,她都做到位了,那就不错了。吃了饭,问她睡会午觉不,她说当然要睡了,而且还要我抱着她睡呢。但是之后她又改了主意,说她自己睡,那就随她好了。
    下午更是轻松了,袋子也不带了,就拿了一些文具,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学校。木头下班回来了,说丫头怎么还没回来,人家都回来了。我说他们就在前面上学,很近,自然回来的早了,丫头她们考完了都五点半了,再走回来,应该是快六点了吧。之后丫头回来了,连门都不进,把东西放在家里就下楼跟那些孩子玩去了,一直到喊她回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她自己就说她数学考不了一百分了,问她怎么知道,她说她有一道题做错了,就问她题目是怎么说的,她说题目是:有一个公因数1的两个数是互质数。我:这句话不对。丫头:我知道,我没看清楚,所以把这句话打了个对号。应该是只有一个公因数1的两个数是互质数。我:不就是移到判断题嘛,错了就错了,以后知道了不就行了嘛,不用这么纠结。丫头:许颖全做对了,她可以考一百分。木头:不要老想做总是做第一,老是第一多累呀。偶尔的时候做做第二或者第三也很不错的。丫头还是不能释然。
    虽然丫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吃过了饭之后,她还是去楼下玩去了,我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下去了,但是丫头却要回来,很是不高兴的样子,问她怎么了,她说没怎么,就是不想玩了,想回家。我想她可能还是觉得没有全部做对心里有些不高兴吧。哎,这个小丫头,干嘛这么纠结呀?好不容易放假了,还不开开心心地玩,这样给自己找不自在。
最近更累了。


女装搭配技巧

Posted: June 28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凡客优惠券 | No Comments »

呵呵.我笑,笑的。为你,那么努力的改变自己,到最后还是一无所有,我不能怪你,只怪自己太认真,不该跟着你的脚步,不该爱.不该认识你,不该等,更不该一直那么坚持。

曾经你沉默着,现在你依然沉默着,我知道,对于我你一定很失望.我也很失望.结果,不是我想要的,只是你生活的路,和我的路一直都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相交.我们命中注定只是彼此的过客.就像我把一切的决定权都放在你手心的时候,你却没有用心的把它放在手心握紧!如果你不对我说出那些话,也许我还不会如此的难过,只是你可知道,如果你的用心不是用沉默来替代的话,结局也不会如此悲凄!所以,以后即使我们不再联系,或许不再见面,我都会努力的好好的看着明天的日出,等着看着你的快乐而快乐,幸福而幸福.

可能真的不合适,我又为什么要强求呢?为什么喜欢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那样会快乐吗?如果我放下了这一切你会难过吗?会流泪吗?我想不会吧,我在你心中又算什么呢?博爱?也许注定了我们没有缘分,我不怪你,但并不代表不恨,真的,在心里一直都很想恨,我觉得自己好傻,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许多不好的习惯,真的我改不了了,所以注定了我的失败…..


可爱女人凡客服饰怎么样

Posted: June 26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不是时代远离了爱凡客服饰怎么样情,而是许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用一颗心去坚定地温暖另一颗心。—— 不是爱情不再永恒,而是浮躁和易变的心灵一次次与真爱失之交臂。
    
    爱是因为相互欣赏而开始的,因为心动而相恋,因为互相离不开而结婚,但更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宽容,谅解,习惯和适应才会携手一生的。
    
    其实我很好,只是不习惯,只是会偶尔难受一下,只是会在某一瞬间突然很想某个人,只是会在听到某一句熟悉的话时很难过….
    
    冰冰今日天气报告:天晴。今天又当了回月老,希望她能找到满意的另一半吧,似乎感觉还可以,剩下的就要看他们的缘分了。


学期就将结束

Posted: June 23rd,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本周考试了,学期就将结束了。

上周五考核,群众测评行政,我的群众基础应该是最好的,这个测评当然不会差。

但是领导找我谈话,却让我郁闷了,很郁闷。

她说,群众反映,我在台上的脸色很差,情绪不好,感觉我没有支持行政的工作,有意见带情绪。

NND,也太幼儿园了吧,再笑我脸抽筋了要,我不笑也不行?

她说,群众反映,我在校内洗车。

NND,这也要告诉?我洗过一次,是几个老师买了洗车工具,很好使,就跟他们一起玩了一回。我没无聊到省这十块钱弄自己一身水吧

她说,群众反映,我对划分车位这件事,操作不规范,有猫腻。

NND,我就怕别人有话说,抽签号码,袋子,都让后勤准备,抽完签登记也请了另外的工会委员。我只不过拿着袋子,让你们每人抽一张,猫的哪门子腻啊?我自己抽一个也是当着大家面抽的,难道我就 不可以有好手气?奇了怪了

领导说:以后抽签,让大家坐好,一个一个抽,号码拿手里,然后一个一个登记。我嘀咕一句:有这么小孩子气的么。领导教育:你怎么可以这样认为,你的身份不同,做每一件事都要站在学校立场,党政工言行步调一致,一定不能有半点差池,这样群众才能方向明确。

我了个去的,真不是人,郁闷死我了。踏进校门,就想到这件事,想到隐藏在暗处无时不刻观察着我的群众,我怎么微笑得起来,可怕
五的雨,那个叫大呀。总有不得不的事情让人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还得往外跑,谁让咱有车呢。


凡客官网fanke。com

Posted: June 23rd,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倚窗望月,想凡客官网fanke。com起两两相依的日子。原来记忆深处的感动,依然无法被苍凉的时光抹去。一份真的爱,如何能轻易地挥之而去?相对时故作冷静、故作淡然,也不过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在乎。一份真的爱,无论经过多少的时光,亦是不能忘,亦是甘愿继续傻下去,亦是甘愿陷进相思的囚牢,让牵挂绵绵无尽。
  锦瑟年华,月光下的恋情曾经是我们的生死之约。过了今生,便约定来世。即使明知道那只是虚无飘渺的盟约,我们却甘之如饴。痴情、缠绵,仿佛都成了月下的绕指柔。
  走过浮世烟火,这份爱,也许少了些许浪漫,多了一些争吵猜疑,可是真的爱,就连这些凉意、这些不完美,亦能轻易原谅。谁叫我付出了真心?爱,动人;疼,也动人。我也甘愿沉沦,也愿意记住梦中那些清晰的痕迹。
  我不知道,最终的风往哪一个方向吹,也不知道,每一轮的月圆月缺,我是否依然相伴。但是我始终记得你的承诺,你说,只要你在,你都会永远的爱我。
  有些爱情,记住了,便是无期。有些承诺,说出了,便是一生。今夜的月光,依旧如水般温柔,我依旧的想你了?我想借一枚明月心,再铺开一纸素笺,把深情的牵念一一描摹,然后立在城楼上,翘首你的归期,为你轻吟,那首熟悉的天籁之音。


凡客夏季服装真好看

Posted: June 20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周末,和宝宝双双躺在床上养病。头晕,呕吐,腹痛,胃肠感冒的典型症状。回忆近三、四天的饮食,都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吃的,没喝凉水没吃喝饮料,倒是上周五酷暑难耐从单位冰箱里掏了一小块西瓜吃,想必罪魁祸首就是它了。可是一起吃的其它同事都安然无恙,想必还是我体质有些问题。每到夏天总是食欲不好,再这样折腾一下还得瘦一圈。如果渴望减肥也就罢了,偏偏又是极需增肥的体质,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体重又回到原位了。于是决定禁食一天,只喝水,清清肠胃排排毒,虽然肚子一直在抗议,但想到今天不吃饭是为了是为了明天能更好的吃饭,忍了。

宝宝倒还好,吃了两天黄莲素,活蹦乱跳的了。只是对幼儿园依旧排斥,早上婆婆都准备好了,非哼哼唧唧的要我送,没办法三个人一起下楼了。路上一遍遍问我:妈妈晚上你来接宝宝么?你什么时候来接?你是马上就来接么?弄的我心里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在幼儿园里发生过什么事,才让宝宝对这里这么没好感的,最初送来的几天还好好的。

天一热什么事都不想做,去动物园,去江泮,买花。。。所有计划都中止。这天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唯一不能做的事也是睡觉。为什么活着总是这么不自由呢?


天气越来越反常

Posted: June 20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fankechengpin | No Comments »

  “你打电话给你父亲吧,问问他的生日。”我不语。如果我能打通阴界的电话。我的今天也不是今天。
  “你爸妈是不是离婚了?”我不语。我的父母,他们的婚姻,就算他们再吵再打再闹,也不会真走向民政局和法院的!不会的!他们的爱就存在于那吵吵闹闹打打骂骂中!

  他说:“我要锁了你的网!”我笑。我的心,就是我的网。
  他说:“你这个傻瓜,你是个傻瓜。”我说:“别觉得我还小,我已经老了!”

  那么可爱!那么好的脾气!
  我倒希望他能像世人一样虚伪功利!

  不贪,不求。没心,没肺。不恋,不爱。
  弃多少柔情风雨中。

  这个城市,看不到太阳和月亮。我也就找不到东南西北。

天气越来越反常,从十几度一下就跳到了三十四、五度,像突然被扔到了热锅里,有些不知所措。一个姿势坐在那里,不动,不说话,也不思想。任何一点动作都会让身体渗出一层汗。